从“岚”说起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胡长丽

 岚,一山一清风也,意为山中雾气。岚烟缥缈,清新脱俗,令人留恋。

 蒋岚是我的英语老师。都说人如其名,不错的,蒋老师生得眉清目秀,喝过洋墨水,水灵灵如出水芙蓉,又如山中清风一样清新,而且多了一份爽朗,齐眉刘海更显出她的可爱。


 说到可爱,蒋老师有两处简直可爱到一种境界。其一,蒋老师虽然近视,却没有戴眼镜,每次英语晚自习都可以看到蒋老师坐在讲台上低头写《周报》,眼睛到《周报》的距离只同显微镜上的高倍物镜到载玻片那么近,近到可以清晰地观察到每一个细胞的结构。所以我们有理由“坚信”,蒋老师一定会把每个单词背后的内容都看得很清楚。其二,蒋老师是我见过所有英语教师中普通话说得最标准的。但还是难免会把一些汉字的平翘舌音弄错,有时将“瀑布”念成“破布”,诸如此类的小错误常常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。但是蒋老师从来不会因此而生气,反而跟着我们一起笑。到最后,不知是在笑她的发音,还是在笑我们自己,亦或是让英语课上得令人开心吧!正因为如此,我们对蒋老师“要求”比较高,对于一些高级错误我们也会向她指出来,只是希望把我们从语文课上复习到的知识都告诉她,和她一起“进步”。蒋老师从来也都是虚心接受,跟我们相互学习,正所谓“以其余易其不足”也。

  当然,蒋老师有风的清新可爱,自然也有山的严肃认真。有时候我的《周报》做得不好,蒋老师会走到我身边,及其严肃地告诉我说:“你已经很久没有给我惊喜了。”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会让我觉得分量很重,足以给我很大的压力,激励我争取下次做好。记得上次“江南十校”联考,我的英语成绩跟平时相比,有很大落差,成绩还没有出来,我硬着头皮、怀着极其无奈的心情对了英语的答案,结果自然不出我所料。或许是受打击太大吧,我怀着连自己都难以理解的自虐心理将试卷摊到蒋老师面前。老师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,但还是仔细地帮我把试卷分析了一遍,除了让我加大单选和听力的练习外,还是没有忘了给我必要的鼓励。

 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次做《周报》的经历。由于第三节晚自习是化学,老师将检查《五三》的完成情况,而我还没有完成,所以在匆忙之中做完了《周报》,悲剧也就这样无情地发生了。当蒋老师走到我跟前时,我像以往一样恭敬地把《周报》递给她批阅。批完前四题时,老师的脸色有点难看,但仍然勉强保持着微笑。可是接下来的答案让蒋老师既震惊又气愤,那不满的情绪立刻化作一股强大的力量聚集于笔尖,任蒋老师在我的《周报》上龙飞凤舞地挥洒出几个巨大、鲜红、刺眼的叉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老师就顺势揪住我的耳朵:“怎么搞的?《周报》要用心做知道吗?这一篇这么简单,还错这么多!答案一定要核实......”虽然老师的手根本没有用力,但对于从未被老师打骂过的我来说只觉得耳朵在发烧、脸在发烧,火辣辣的感觉似乎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,我自责,愧疚,更难过。好朋友小凤安慰我:“蒋老师看重你,所以对你要求高。上次我在那儿接受教育时她还特地夸了你,说你的书面表达写得很棒,希望我能跟你好好交流呢!”听了小凤的话,我虽不那么难过了,但却更加地自责。从那以后,我时刻谨记蒋老师的教诲,认真对待每一次的练习。为的是自己内心的那一份坦荡,为的是蒋老师脸上那一抹甜美的微笑!

   岚,一山一清风也。可亲,可敬者谓谁?吾师蒋岚也!



 

版权所有:安徽省广德中学 Copyright © 2010-2013  ICP备案号: 皖ICP备10004925号